<span id="ABlJR1"></span>
<span id="ABlJR1"><noframes id="ABlJR1">
<span id="ABlJR1"><noframes id="ABlJR1"><th id="ABlJR1"></th>
<strike id="ABlJR1"><noframes id="ABlJR1">
<ruby id="ABlJR1"><video id="ABlJR1"></video></ruby>
<th id="ABlJR1"><noframes id="ABlJR1"><span id="ABlJR1"></span><th id="ABlJR1"><noframes id="ABlJR1"><th id="ABlJR1"></th>
<th id="ABlJR1"><noframes id="ABlJR1"><span id="ABlJR1"></span>
<th id="ABlJR1"><noframes id="ABlJR1"><span id="ABlJR1"></span><progress id="ABlJR1"><noframes id="ABlJR1"><th id="ABlJR1"></th>
<span id="ABlJR1"></span>
<th id="ABlJR1"><video id="ABlJR1"><span id="ABlJR1"></span></video></th>
<strike id="ABlJR1"><video id="ABlJR1"></video></strike>
<span id="ABlJR1"><video id="ABlJR1"></video></span>
<span id="ABlJR1"><noframes id="ABlJR1">
<th id="ABlJR1"></th>
原创

第十三章 知无不言-这个剑修有点稳陆青山-

为什么要选择康采恩而不是托拉斯的模式呢?那便是因为康采恩是目前人类社会当中垄断组织的最高级形式。十九世纪末以来,漂亮国的托拉斯迅速发展。西欧国家托拉斯出现稍晚,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也有了迅速发展。洛克菲勒在1858年第一次开了产品代销公司,1862年投资了一个石油公司,1870年合并成立了美孚石油。持有美孚公司股份三分之一,是最大股东、董事长、实际控制人。他在1876年控制了整个国家90%的炼油业,1879年控制了95%。此后一直到1904年,一直掌控着全美83%的炼油业。成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大型的托拉斯,而也造就了商业社会中的第一个首富。其次在收购同行过程中,洛克菲勒使用掐断原油供应、超低价竞争、非法获取同行商业信息、唆使同行员工作乱等法律禁止的手段获取不正当的利益。在洛克菲勒的表率下,因为超额利润带来的“不良示范”作用,导致其他行业模仿者竞相学习,各行各业不断出现了“托拉斯”,所有资源由少数“寡头”控制,社会进入一个“帝国时代”。直到美孚石油被全美最高法拆散才抑制了这种状态的发展。美孚石油最后被美国最高法拆散了,但洛克菲勒家族对石油业的控制并未终止,分分合合,现在的??松梨谌匀皇鞘澜缱畲蟮摹痉钦渴吞烊黄?,虽然看上去托拉斯与洛克菲勒家族的后续发展似乎并未遭到足够的打压或者清算,但其已经没能够掌握整个国家的命脉了。资源的寡头意味着权利的集中,这种从政体手中抢食的组织模式,致使人们对其饱含着很强的戒备心,从沈万三到被最高法拆散的美孚,从官办下场到政策性限制的【反垄断法出台】,无一不是政体对托拉斯形式的打击,而且从未终止。至于康采恩,则是一个大的财团,下属各个独立公司在各自的领域都有重要影响,进而能够左右国家经济走向,从而影响法律的决策。所谓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我们看到托拉斯在全球都是违法的,而却没听说过康采恩违法。因为他本身已经具有了影响立法的能量。rb和棒子国的大财阀都是康采恩。比如三星,比如三菱。这种跨行业垄断的异面结合是垄断的最高形式,其作为一个经济组织在资本社会甚至能够深刻的影响政治的走向。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怎么拆我?健康社会需要大众“小富即安”,而李明这颗来自异界的癌细胞要的可不是当一个不断被【惩罚性政策】限制的超级富豪,他要的是在资本的道路上以极其快速的步伐“狂奔”,然后加冕为王。李明有着成功的操盘经验背书,因此医药业这三个字像是铆钉一般嵌入在了众人的脑海当中。不过这次和之前不一样的是,如果想入局那么就必须要承担百分之四十的风险。而但凡涉及医药业,从生产、研发、专利到最后的销售渠道,周期长回资少,风险大,虽然李明没说具体投资多少,不过想必也是天文数字,因此不免要慎之又慎的衡量自己承担风险的能力。于是在会议散场后,众人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无一不在脑海当中盘算着利益的得失。众人离去后,原本的会议室中便剩下了李家的核心以及司司等人。“紫钧怎么没来,我不是让你通知他了么?”李明站在会议室的窗口前从高处看着窗外的风景,突然出声问道。提到这茬,司司面露尴尬之色,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他说他昨天晚上喝大了,这会起不来,让我代表就可以了?!?br/>帮紫钧打了掩护之后,司司想起了电话当中那些莺莺燕燕的女人声,不免在心中叹了口气。

本文页面地址:www.0amcu.cc/txt/195817/

精美评论

Comments

一个
让流云奉上真挚的情意
胡静

我们都喜欢把一些东西埋得很深

秦穆公
连胳膊一起圈起来的那种抱抱。
也7
黄昏夕阳下

热门推荐:

  第458章 花都死了浇水还有意义吗-厉总夫人她罪不至死笙笙不息-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三大妖皇-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停更了吗- 第十三章 知无不言-这个剑修有点稳陆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