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z2CXlC"><noscript id="z2CXlC"></noscript></acronym>
<acronym id="z2CXlC"><noscript id="z2CXlC"></noscript></acronym>
<object id="z2CXlC"></object><rt id="z2CXlC"><div id="z2CXlC"></div></rt>
<tt id="z2CXlC"></tt><tr id="z2CXlC"><div id="z2CXlC"></div></tr>
<object id="z2CXlC"></object>
<acronym id="z2CXlC"><noscript id="z2CXlC"></noscript></acronym>
<rt id="z2CXlC"><noscript id="z2CXlC"></noscript></rt><acronym id="z2CXlC"></acronym>
原创

第898章 不要说男人不行-神秘老公错嫁妻男主角是谁-笔趣阁

徐武江作为地方宗族举荐的节级,在巡检司是不入流品的小兵头,地位低微,但除了他背后徐氏在桐柏山乃是大姓豪族外,他本人身手强横,闻名乡里。而徐武江所率领的那队武卒,又以徐氏族人及鹿台寨的异姓庄客为主。邓珪平时也甚是厚待他。徐武江在军寨巡检司衙门北面有单独一栋小院子居??;徐怀在他娘病逝后,这两年就跟在徐武江身边厮混,平时他与徐心庵作为跟随,也都住那栋院子。除开邓珪,巡检司两名都头、六名节级身边都有两三名亲信伴当吃住在一起,这些年都在巡检司里吃兵饷,差不多占去巡检司三分之一的兵额。徐怀现在是没有足岁,不算巡检司正式土兵,但徐武江一样替他领一份兵饷,帮他攒起来日后娶媳妇用。徐怀随徐心庵赶回住处,脱下衣甲的徐武江正站在廊下拿着汗巾擦脸。徐武江的妻子荻娘是个身形矫健的女子,谈不上绝美明艳,却也是秀丽大方,这时候从厢房走出来,看到徐怀,责怨道:“你这个憨货,怎么又跑去鹰子嘴厮混,要是今天你叫那几个马贼伤了性命,我怎么跟你死去的爹娘交待!”她接过徐武江手里的汗巾,恨铁不成钢的朝徐怀抽来。抽中也不会痛,徐怀也就不躲。徐怀以往神智浑噩,对自家事知道也不多,就知道他爹徐武宣早年是禁军武官,十五年前离开军营,在南归途中遇到逃荒的苏荻一家人,接济他们到徐氏聚族而居的玉皇岭安顿下来。徐怀他爹回乡没两年就去世了,十多年来是他娘带着他跟苏荻一家人相依为命。大前年泌阳县大疫,他娘跟徐武江的妻子都得疫病死了,苏荻嫁给徐武江当续弦,也就成徐怀的“十七婶”。徐武江将他收留在身边,主要还是苏荻担心他笨手笨脚的,靠着三五亩薄田没法养活自己。徐怀觉得,这世间要说还有谁真正关心他,也就是苏荻了。汗巾抽中徐怀的脖子,“啪”的一声响,荻娘自己却心疼起来,抓过他的肩膀看脖子上有道浅红印子,啐骂道:“你这憨货,也不知道躲一下,抽疼没有?”“徐怀练武没多大长进,但这一身死疙瘩肉,跟铜头铁骨似的,你拿根铁条抽他,都未必能叫他喊痛!”徐武江笑道。“你是不是还没有吃东西?”荻娘问了一声,便跑去后厨给徐怀准备吃食。徐武江将徐怀、徐心庵喊到东厢房里问话:“今日真是王老相公所说那般,有几个马匪不开眼跑来淮源镇附近劫财?”要是徐武江在途中问他,他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说,但眼下决定还是先瞒下这事,瓮声说道:“应该是的吧,我没有看太真切?!?br/>不这么说,难道说他早就料到王禀今日在鹰子嘴崖前有难?难道说他在鹰子嘴时,还识破那三个马匪实是追杀王禀的刺客?难道说这三名刺客很可能还是当朝枢密使蔡铤所派?他都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一切能解说得清楚吗?徐武江见徐怀又犯傻发愣,自己走到窗前自言自语道:“王禀必然是在朝中得罪了谁才被贬到唐州来,但邓珪不去亲近王禀便完事了,也没有必要急吼吼避开??!这事真不对劲!再说虎头岭、歇马山那几伙人马,这几年都颇为老实,平时暗中都能得附近村寨的孝敬,应该不会对一辆不起眼的破旧马车下手——倘若他们是别地的马贼盯上肥羊,也不能跑到鹰子嘴附近再下手???”听徐武江自言自语分析今日之事,徐怀讶异的看向他的身影。他之前浑浑噩噩,对身边人的认识也是浮于表面,却没想到平时颇为粗鲁的十七叔徐武江,刚才在王禀等人面前也似无所忌惮,实际上早就看出诸多疑点。“不是劫财的马贼,难不成还是追杀王禀那老头的刺客不成?我看十七叔你就是多心了?!毙煨拟秩疵恍拿环蔚乃档?。“我多心?”徐武江抬手要抽徐心庵,说道,“照着规矩,巡检使每个月都要亲领武卒,到所辖诸乡寨巡视一遍,以免匪盗滋生,但邓珪那龟儿子赴任两年多了,除了最初两三个月还算勤勉,之后除了留在军寨吃酒,又或者跑去街市找花姐吹牛睡觉,干过什么正经事?”徐心庵问道:“十七叔你这么说,这事情是有些蹊跷呢,但王老相公都已经在驿馆住下,邓郎君离开前,吩咐过十七叔要招应他们,还要不要过去?”“邓郎君、邓郎君,你小子拿着鸡毛当令箭,是看上王家那小姐了吧?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脸,”徐武江笑着一脚踹向徐心庵的屁股蛋,骂道,“邓珪急吼吼跑开了,我们没事去凑什么热闹?”“那明日护送之事呢?”徐心庵问道。“你到街市打听一下,明天有哪家马队去县城,你与徐怀到时候陪着走一趟,送他们到县城后就连夜回来,不要耽搁……”徐武江吩咐徐心庵道。“嗯!”徐心庵应道。

本文页面地址:www.0amcu.cc/txt/197875/

精美评论

Comments

喵了个汪
还陪伴在身边的
每一

近视眼有个很大的优点

杞悼公成
可还是欲罢不能。
关汉卿
直到老去。

热门推荐:

  第870章 林北抵达燕京-都市无敌战神小说林北林楠-笔趣阁 第285章 看拉克死不死……-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池非迟的真实身份-笔趣阁 第898章 不要说男人不行-神秘老公错嫁妻男主角是谁-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