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Uf7"><delect id="Uf7"></delect></progress>
      <optgroup id="Uf7"><ol id="Uf7"><table id="Uf7"></table></ol></optgroup>
          <progress id="Uf7"><samp id="Uf7"></samp></progress>
          <delect id="Uf7"><noframes id="Uf7">
              <blockquote id="Uf7"></blockquote>
            <var id="Uf7"></var>
              <progress id="Uf7"></progress>
                    <progress id="Uf7"></progress>
                      <var id="Uf7"><del id="Uf7"></del></var>
                        <optgroup id="Uf7"></optgroup>
                        <progress id="Uf7"><samp id="Uf7"></samp></progress><delect id="Uf7"></delect>
                          <blockquote id="Uf7"></blockquote>
                          <optgroup id="Uf7"></optgroup>
                            <optgroup id="Uf7"></optgroup>
                            <optgroup id="Uf7"></optgroup>
                              原创

                              第一百八十二章 劫中劫,计中计-历史世界唯一魔法师顶点-

                              一月间,三三两两的绿林人朝长江方向北上之时,更多的人正凄惶地往西、往南,逃离厮杀的战区。  自江宁往东至镇江一百余里,往南至临安四百五十余里的三角区域,正逐步地陷入到战火之中。这是武朝南迁以来,整个天下最为繁华的一片地方,它包含着太湖附近最为富庶的江南城镇,辐射常州、苏州、嘉兴等一众大城,总人口多达千万。  女真人杀来之后,这里处处都是须守的繁华要地,然而即便以武朝的人力,也不可能对每座城池都屯以重兵,力保不失——事实上,建朔二年被称为搜山检海的那场大战之中,兀术率领着军队,其实已经将江南的许多城镇踏过一遍了。  好在这次的情况与过去又有不同,以击垮南武为目的的第四次南征,女真人也没有长期拖下去的资本。兀术的军队抵达临安之后,武朝调动先前驻守嘉兴、苏州等地的军队约有十七万之众,前来临安勤王,同时加上此时驻守临安的二十万禁军,成为这场大战之中的一个核心所在。  另一个核心自然是以江宁、镇江为中枢的长江战圈,渡江之后,宗辅率领的东路军主力攻击点在江宁,随后朝着镇江以及南面的大小城池蔓延。北面刘承宗部队进攻徐州带走了部分女真军队的注意,宗辅手下的军队主力,除去减员,大约还有不到二十万的数量,加上中原过来的数十万汉军部队,一方面进攻江宁,一方面派出精兵,将战线尽量南推。  江宁与临安之间的距离四百余里,若全速前进,不过十余天的路程。对于女真人而言,眼下的战略方向有二。要么在长江沿岸击溃太子君武所率领的抵抗军集团,要么逐步南下拔城,与兀术的精锐骑兵一道,威逼临安,逼降武朝。  这两个战略方向又可以同时进行。一月中旬,宗辅主力当中又分出由将领跶悖与阿鲁保各自率领的三万余人朝南面、东南方向进军,而由中原军阀林宝约、李杨宗所率领的十余万汉军已经将战线推往南面太平州(后世马鞍山)、丹阳、常宁一线,这期间,数座小城被敲开了门户,一众汉军在其中肆意掠夺烧杀,死伤者无算。  武朝一方,此时自然不可能允许宗辅等人的部队继续南下,除原本驻守江宁的十万武烈营外,韩世忠亦率领五万镇海军主力于江宁坐镇,另有七万镇海军推往常宁、加上此外近三十万的淮阳部队、增援部队,牢牢堵住宗辅部队南下的途径。  待到一月中下旬,岳飞的背嵬军、希尹与银术可率领的屠山卫抵达战场,女真将领阿鲁保以去往常宁的三万余人虚晃一枪,往东北方向折往镇江,配合希尹部队对镇江一带发起突袭时,整个江南已经犬牙交错,陷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混乱状况之中。  临安的情况,则更为复杂一些。  兀术的骑兵自一月上旬对临安发动了一次进攻之后便不再进行攻城,军队在临安附近游荡烧杀,偶尔与武朝前来勤王的沈城、徐烈钧部队爆发冲突与摩擦。以理智而言,五万人的部队要攻破二十万军队驻守的大城并不容易——虽然女真人以往有过更辉煌的战绩——临安城中复杂的人心涌动更像是后世的股市变化,随着外界一次一次的消息传来,城内的消息走向,也有着诡谲的波动,除了走在明面上的抗金呼声与决死口号外,各类的心思在私下里交织串联,暗潮翻涌,随着每一次战胜或是战败的讯息而上下不停。  当然,武朝养士两百余年,关于降金或是通敌之类的话语不会被众人挂在嘴边,月余时光以来,临安的各种消息的变幻更为复杂。只是关于周雍与一众官员闹翻的讯息便有数种,如周雍欲与黑旗和解,而后被百官软禁的消息,因其半真半假,反而显得格外有说服力。  此外,自华夏军发出檄文派出锄奸队伍后,京城之中关于谁是汉奸谁已投敌的议论也纷纷而起,学子们将注视的目光投往朝堂上每一位可疑的大臣,部分在李频之后开设的京城小报为求销量,开始私作和贩卖有关朝堂、军队各大员的家族背景、私人关系的小册子,以供众人参考。这其中,又有屡仕不第的文人们参与其中,抒发高论,博人眼球。  而对于天下战局走向、未来胜负可能的判断、以及众多反败为胜方法的议论,自开战时起,便从未断绝过。忧国忧民者在私下里奔走,书有诸如《御敌旧国三策》、《退女真以中兴十论》之类的谏言帖子每日里往朝堂上乃至于公主府方面雪片般的乱飞。  二月初四,甚至有自号“秋庐老人”的六旬学人找小报作坊印了大量刊有他“治国良策”的书页,效仿先前女真细作所为,在城内大肆抛发此类传单。巡城军将其抓捕之后,老人大呼要见临安府尹、要见丞相、要见枢密使、要见长公主之类的话语。  临安府尹罗书文不得已见他一面,细问其良策,却也不过是要求皇帝重用他这样的大贤,且立刻诛杀诸多他认为有问题的朝廷大员这样的陈腐之论,至于他如何判定朝廷大员有问题,消息则多从京中各小道消息中来。老人一生为功名奔忙,实则有的不过一秀才身份,到头来家财散尽,仅有一老妻每日去街头市井拾些菜叶甚至乞讨度日,他印传单时更是连些许棺材本都搭上了。府尹罗书文哭笑不得,最后只得奉上纹银二两,将老人放归家中。  更多诡谲的人心,是掩藏在这浩荡而混乱的舆论之下的。  二月初八,临安城西一场诗会,所用的场地乃是一处名为抱朴园的老院子,树木发芽,桃花结蕾,春日的气息才刚刚降临,觥筹交错间,一名年过三旬,蓄山羊胡的中年书生身边,围上了不少人,这人拿来一张武朝全境的地图,正在其上指点比划,其论点清晰而有说服力,惊动四座。

                              本文页面地址:www.0amcu.cc/txt/198357/60885398.html

                              精美评论

                              Comments

                              ∫逝水无痕∫
                              让我再一次品味的拥有!总有一个人,
                              秦皓

                              贫穷使我哭泣。

                              刘省斋
                              两人在谈情说爱的时候,
                              成崿
                              伤害别人的感情和自尊心,

                              热门推荐:

                                第125章-护国至尊- 第二百零四章 乖宝-离婚后前夫捡到了她的孕检单秦故霍弋- 第一百八十二章 劫中劫,计中计-历史世界唯一魔法师顶点-